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城市规划 | 旅游文化 | 节庆会展 | 饮食文化 | 礼仪习俗 | 文化遗产 |文化艺术 | 城市人物 | 城市形象 | 文化交流 | 文化产业
·海南文明大行动持续深入开·汤泉乡举行广场文艺演出·信州区:“红色文艺轻骑兵·着重发展北京文创产业 诚
  中国城市文化网首页 > 印刷出版 > 正文
年逾九旬的周汝昌封笔之作《真红楼梦》出版
  时间:2009-3-2      来源:华商晨报    编辑:Gibbs【字体: 】【收藏】【关闭
  □年逾九旬的周汝昌封笔之作

  □最能代表《红楼梦》原本真貌

  □真正国学大师的著作与情怀


  通过这样的一本书,刘文莉得到了太多的东西。在她心目中,周汝昌是一位真正的大师。


  周汝昌的治学态度让刘文莉敬佩。很多学者会在老年开始搜集整理一生的学问,为自己的一生做一个总结,而87岁时的周汝昌先生,竟然在古稀之年开始了又一轮的冲刺,而这一次也是为自己一生的学术成就封笔,这是何等的心胸和魄力!


  如今年逾九旬的周汝昌和40岁的刘文莉成了忘年交,而这部封笔之作的出版,将翻开红楼梦研究史上全新的一页:此前,脂评部分从未正式伴随正文披露过,而这次是正文、脂批与周先生的批语(周按)三大部分连成一体,构成一部《石头记》三新版本。


  从王国维到蔡元培,从胡适到俞平伯,从冯其庸、张爱玲、周汝昌到揭秘红楼的当代作家刘心武……以他们为代表的中国现当代红学研究已经走过了一百年之久,这一次的《周汝昌校订批点石头记》出版,将大大推动红学研究的快速发展。


  在刘文莉眼中,今日的红学泰斗周汝昌先生已年逾九旬,但他的心依旧驻守在曹雪芹笔下的大观园当中。刘文莉有时候也说不清,自己是不是也在随着周汝昌先生的脚步,迈向大观园的门。


  一本属于周汝昌先生的“真本《红楼梦》”


  刘文莉与周汝昌第一次见面是在2000年,那时她在作家出版社工作。与周汝昌的真正交往是在2003年。


  当时,周汝昌将一部随笔集子《红楼夺目红》交给刘文莉编辑。在编辑的过程中,刘文莉凡是不明白的问题,就一一列出。


  据刘文莉回忆,周老从不以因她之无知而列出来的愚昧问题不理睬,还曾专门给她留条解释一些词的意思,这张纸条至今她还保留着。那一年,在作者和编者的共同努力下,《红楼夺目红》以意想不到的骄人成果让“红楼”再一次热了起来。


  刘文莉现在回忆,可能是那本书在编辑过程中,自己的认真态度给周老留下了不错的印象,所以当2004年周汝昌的《石头记会真》出版后,刘文莉向周老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建议。


  刘文莉对周汝昌先生说,《石头记会真》的资料性强于阅读性,但一个经过数十年的研究集成的本子,只作为资料用太可惜,“周先生是否可以考虑出版一部真本《红楼梦》,以恢复曹雪芹原著真貌?”


  刘文莉是基于当时的一个国内红楼梦研究背景来提出这个想法的。脂批被通行本《红楼梦》抛弃近百年,能知脂批者只有研究者或一部分偏爱《红楼梦》的人,广大读者只能从某些研究文章中偶尔看到这一称谓。而周先生对各种版本数十年的研究心得,也没有集一大成的形式出现。所以,我希望能出版一本以周老研究结晶为基础,且适合普通人阅读的真本《红楼梦》。


  周汝昌尚未来得及表态,他的小女儿周伦玲的就首先表示赞成。结果,这件事在周伦玲的大力认同和支持下得以成形。2005年5月25日,刘文莉作为该书的策划和责任编辑代表出版方,正式与周汝昌先生签下了此书的合约。


  拿到合同的时候,刘文莉36岁,她心里颇为感慨了一番。她当时已经意识到,以周老当时的身体和年龄来说,重新开始一个浩大的工程,不得不说是对他和他身边的助手们的一个大挑战。“当初我做这一设想时,没想那么多,而周老与我签订合约,应该是经过长时间思考的。”


  何为“真本《红楼梦》”?


  按照刘文莉最初的设想,做这件事,是希望能看到一本最能代表《红楼梦》原本真貌的书问世。


  她这样设计这本书自然有她的道理。她了解到,建国后到现在,中国四大名著应该是总销售量最大的书,《红楼梦》位列其中。而我们能读到的,是胡适先生用程甲本作为底本校订的一百二十回全本的《红楼梦》,这个本子在中国同类图书市场上占主导地位,但也是为专家所诟病最多的本子。


  于是,按照自己大胆的设想,她和红学泰斗周汝昌,及其小女儿周伦玲,经过多次商谈最终定下了初步计划:以《石头记会真》为底本,正文、脂批、周按三种形式并列。正文就是大家都知道的《红楼梦》的原文,用黑色字体,脂批为红色字体双行夹于正文之后,周按为绿色字体夹于正文之后。


  为什么要以《石头记会真》为底本呢?原来,这是一个历经十年才得以出版的大会校,是集周汝昌先生数十年研究之大成的作品。


  作为研究者来说,《石头记会真》基本上涵盖了所有的脂评本各本异文与周老考证后择优而取者,也包含了几乎全部的脂批文字。对于计划中的新书来说,它无疑是一个极好的本子,单句成段,正文之后便是各本异文并出,还有周老对此一句或段的研究成果,或是考证,或是解释。只是,此本有太强的资料性,而阅读性却相当差,但做底却是足够丰满的。


  刘文莉早在2004年看到《石头记会真》后,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如果将《会真》重新整理,只取周汝昌选定了的文字,并将脂批和周先生对正文和脂批或是研究性,或是感慨的文字,作为第三种形式,与正文并行,做成一种可供普通读者阅读并欣赏的文本,应该是件大好事。


  周汝昌先生在详细了解了刘文莉的这些想法之后,叫上小女儿周伦玲,三人做了多次的商谈,最后定了初步的计划,这项极大的工程开工了。


  “真本《红楼梦》”是如何面世的?


  这一动工,就是三年零九个月。


  刘文莉说,在这项工程中,最辛苦的就是周汝昌先生的大女儿周丽苓。因为周汝昌先生视力的问题,他由原来的自己书写,周丽苓录入文字的方式,改成了由自己口述,周丽苓记录再录入文字的方式。


  刘文莉无数次亲眼见到周丽苓的工作过程:她一字一句地把内容读给周先生听,由周先生口授他即时所想到的话。她录入完之后再读给周先生听,由他认可后生效。有时候周先生觉得这一段没理解清楚,那么周丽苓就得重新读一遍或几遍。


  书中的第一回诗:无材可与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通行本或其他专家,都未做校订,照书抄本原文为无材可去补苍天。但周先生校订“去”字应该是“与”,是因草书的与字与去字相似,抄手不辩而造成的错误。


  像这样的例子太多了,这些都是周先生反复考虑后,觉得应该详加说明,让刘文莉找到各个字的草书实例放到书中,让读者能一看就明白。刘文莉按照先生要求,一一做好。


  在编辑的过程中,由录入员录的只有正文,刘文莉则自己往正文里加入脂批文字,周按文字则是加完脂批之后再传给周丽苓,由她完成第三道工序。而这三种文字,则在最初时,就以颜色区分开来了。所以刘文莉对校对提出要求:正文由他们严格按《石头记会真》文字校对,而脂批与周按则只通读即可。


  因为文字不要求统一,就给校对和后来的编辑工作带来了巨大的问题。首先,文字录入人员是用简体字本录入之后以繁体命令转换的,这种方便的操作方式,让全篇都是统一的字体,那就得校对逐字核对原文。这直接导致第一校的文字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第二个校次下来,又是大半年。


  接着,二校样一出来,刘文莉就坐不住了。首先还是双行问题,凡正文或批语有修改增删的地方,就会导致有新的换行处出现,而换行出现的地方,不是以文字原有的顺序移动,而是以双行的整块移动。


  刘文莉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让人一看脑子爆乱,不明所以。所有的这些,都只能靠制版的工作人员动手一个个处理。因为稿子的技术问题,我有很长一段时间睡觉不安稳,常常梦中看到各色跳动的文字。有时候会梦见已经成书了,可书上好多这样乱排的文字,吓得我放声大哭。”


  在第三校完成之后,刘文莉觉得完全有必要再请一次外校。经多方搜求,请到一位很厉害的老校对别的校对一听说这本书的工程量就吓得放弃了。


  同时,周汝昌先生还一直想着他的书稿。只要一想起来什么问题,立刻叫来周丽苓记录。“因为排版的技术上麻烦,我怕他增加,可心里又希望他继续增加下去。”刘文莉的心情是矛盾的。


  “他一直地,不停地思索,改进,并勇于承认自己当年思虑不周的地方。”



  人物小传>>>

  周汝昌,字玉言。1918年生,天津人。


  著名学者,资深红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书法家和诗人,历任全国政协五、六、七、八届委员。


  上世纪40年代,周汝昌因与胡适先生交往而开始走上研红之路。这之后他出版了数十部红学著作。1953年版《红楼梦新证》为其第一部也是最重要、代表性最大的著作,被誉为“红学方面一部划时代的最重要的著作”。其后的《曹雪芹小传》、《红楼梦与中华文化》、《红楼艺术》、《红楼梦的真故事》、《石头记会真》等十几部红学专著,展示了红学领域的每一个层面的巨大涵容量,取得了创造性的成果。


  出版了一本“真红楼梦”

页面功能:【我来说两句】【推荐】【字体: 】【打印】【收藏】【关闭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服务内容 | 合作方式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1 citure Corporation, 版权所有 中国城市文化网 京ICP备10054343号 投稿信箱:service@citure.net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电话:010-65017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