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城市规划 | 旅游文化 | 节庆会展 | 饮食文化 | 礼仪习俗 | 文化遗产 |文化艺术 | 城市人物 | 城市形象 | 文化交流 | 文化产业
·北京君百和科技发展集团有·金旺堡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荣·运用萨提亚模式提升角色胜·传播茶道精神,拈花微笑茶
  中国城市文化网首页 > 城市首页 > 专家专栏 > 正文
张在元:谈谈武汉的城市建筑文化
  时间:2010-11-16      来源:城市论坛    编辑:admin【字体: 】【收藏】【关闭

  我想谈关于武汉百年的建筑,首先有一个前提,武汉在19世纪中叶就已经是一个国际都市了,如果纯粹的居住在武汉谈武汉,或者是仅仅在武汉这一个圈子里面来谈武汉的建筑与城市,我们的视野会非常的狭窄,所以我们认为要以国际的视野来谈武汉的建筑。作为我来说,可能比较长的时间是在国外留学和研究工作,所以习惯于用世界的角度来探讨武汉的城市。我至今走了71个国家,所以在考察这些国家的城市和建筑的过程当中,我们是把武汉基于在一个世界性的城市之林来进行评价。我认为武汉在整个城市之林不是鼓励的,应该享有世界同等城市的影响,但是我们在相当多的程度上我们并没有发现武汉,甚至在相当程度上我们忽视了武汉,所以这不能不说是历史的遗憾,今天我觉得武汉晨报通过这次房交会来举行这次百年讲座实际上是我们重新发现武汉的一次机会。

  应该说,在世界各地留学过程当中,作为一个建筑师的一个特有眼光,一方面发现美景,同时也发现了这些美女。这是创造灵感的一种启示。比如说,在美景方面我们到了威尼斯,威尼斯给我们一种很美好的感受,在座很多的朋友都去过威尼斯,在莫斯科看到莫斯科的城市轮廓线,我们会感到当年的沙皇是多少的负有城市战略的眼光,他的总建筑师把城堡设计完了以后,他很惭愧把这个设计师的眼睛挖下来了,说不能再建第二个建筑。他说明对一个城市品质的追求,第二个方面说明对城市建筑的一种高价位,我觉得可以给我们一个启示。这个是东京大学,整个学校只有一种银杏树,在深秋的季节在这样的学校散布和学习我觉得本身是对城市的一种享受。这个是在纽约时代广场,我们可以看到世界上可以说最顶尖的科学技术和商业的集中的典型体现出来,在拉斯维加斯我们看到整个不夜城,体现了我们整个城市的精神,也体现了一个新城市的形象。

  在二十一世纪整个世界城市化的进展在全球将比以往任何一个时间走得更快,我们中国现在的政府推出一项政策就是以往的农业大国变成一个城市的国家,如果一个国家要实现现代化,城市人口的比重上不去,我们老是说我们有很多的农民,而我们城市人口的比重很低,那这个国家的现代化是没有希望的,所以一个国家要发展,必须要提高城市化的程度,所以我们在座的每一位朋友,每一个房地产开发公司都是在为整个中国的城市化的进程在作出自己的贡献。

  其实应该说离开武汉有十多年,最近刚刚回到武汉感到非常的惊奇,这座城市变化太大,变化得连自己也感受到不可思议。在目前中国我们认为变化最快的是城市,再没有一个比城市再快的事物了,因为现在的施工技术和建筑材料发展非常快,所以我们现在城市可以这样说,不是以一年的周期,甚至一个月的周期在变化。

  实际上每天都在重视这个世界,但是我们究竟应该怎样去关注武汉呢?在19世纪中叶鸦片战争以后,英国的远征军在1842年南京条约以后,英国人首先是五口通商,然后首先看中的是武汉。他们的目标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在中国的中部建设成为一个与当时的国际新界水准接轨的一流的都市,所以在汉口有一个英租界,在当时汉口的硬件的水准,比如说含使用的抽水马桶,电话与巴黎的伦敦纽约是并驾齐驱的,当时武汉的地位不仅仅是一个中国的内部城市,而是一个标准的国际城市,所以武汉的城市再19世纪中叶就已经接受了一种真正国际水准的熏陶,所以在和上海相似,武汉也积聚了相当一批具有国际视野的人才的基础。实际上在19世纪中叶开始到20世纪中叶,武汉作为中部崛起在当时来讲已经是标准的中部崛起的一个时代了,其实我们现在评价,我们现在武汉在中国中部崛起的程度和影响力,如果在同上个世纪或者是100年以前的汉口这个水准来比较,我们从学术角度评价,在相当程度上并没有超过当时的标准。

  也就是说,在100年以前武汉在国际上的发展在世界城市之林可以这样说,已经走在相当的前列。比那些按照中国封建体制走的一、两千年的历史走得更快,这就是东西方文化的交汇,而且武汉的人才有国际性的视野,在整个的城市规划和建设过程都进入了完全的一流性的国际水准。我想在研究过程当中,对于武汉的建筑和城市的进展以及有关的一些事件,我们做一些回顾,或者做一些评价。

  在座的稍微年长的一些朋友可能都会回忆起中国上的第一座长江大桥通车这个情境以及当时报纸的宣传,作为世界上第三大河流,作为人类有史以来就没有征服的天堑在武汉长江大桥建成,可以说在19世纪50年代一下子提升为上海,广州之前的至少在中国来讲是第一流的,甚至在当时来说,按照苏联专家的评价,武汉可以和欧洲甚至美国的城市比较,因为在长江上架桥这个技术在当时由于苏联专家提供一些援助,然后由我们大桥局优秀的工程师一起合作,可以这样说在当时的世界上是最权威的水准,由于这座桥梁的通车,使得武汉这座城市如非常辉煌的时期,武汉当时在中国的中部崛起以及在中国乃至世界上的战略地位由于这座大桥的建成通车,可以这样说非常的辉煌。但是,我们在城市规划和城市发展过程当中,没有为这座大桥提供一个比较完整的周边的环境,我们可以看到在龟山脚下我们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我觉得杂乱无章的建筑队我们长江大桥的景色是一种亵渎,本身没有形成对长江大桥的支撑,我们再可以看杭州的钱塘江大桥,还有其他城市的大桥,本身桥梁成了城市的历史的见证,成了城市文化的一种象征,这里有我的学生拍的一组照片,我们进行了一个处理,一个是龟山顶上有一个电视塔,我们可以看到当时毛主席所说的龟蛇锁大江,在山顶上架这样一个电视塔,我觉得对龟山的建筑是摧毁性的破坏,因此当时的决策是错误的,只是考虑到电视,没有考虑到整个山水的价值,在所有的城市中心唯独只有武汉有两座山,找不出第二个城市,城市当中有一千座电视塔,但是只有一座龟山,所以我们觉得应该认识到,一座桥梁对于一个城市的价值,一个自然的山水,我们可以看看这些画面,这是悉尼大桥在整个奥运会的开幕式上,可以这样说体现了非常美好的风景,这个大桥完全是旅游式的风景的景点,我们可以看到人可以上去,而且提供了相当旅游技术上的保障。这是瑞士的一座桥,这个桥和武汉的长江大桥比起来太短,尽管历史长一点,但是这座桥给瑞士的城市景观增加一笔。这些桥梁本身就成为城市景观的一种标志性的景点,而且成为城市的一种窗口,一种历史和文化的见证。这个是在德国海德堡,海德堡这座桥本身就是这座城市的可以说一个风景带,一个风景线,这些桥梁我们看到都非常的干净,没有受到任何的污染,在景观上面都非常尊重它的尺度和质感,以及整个桥和河水的结合过程当中,在两边没有任何的认为建筑物。

  现在回到我们在座的这个地方,这个是比较要提及的,就是我们在座很多的朋友知道武汉的展览馆,这个是在1984年拍的一幅照片,这个是当时的武汉展览馆。现在北京的上海完整的保留下来。到94年,武汉展览馆给人一种拥抱的气势,进入展览馆的场所和空间可以这样说,给人一种被拥抱的感觉,而且武汉展览馆已经被公认为武汉市的历史性见证性的标志性的建筑。

  现在变成这样一种建筑了,这座建筑我不知道从建筑学上应该怎么样评价,到底是一个建筑还是一个广告牌,尽管打出国际性的展览中心,但是老实说我没有感觉到国际性的评价,像我们的会场应该有一个明确的遮光系统,我们难得的画面给大家一种信息太浪费了,我觉得这简直就是一个简陋工厂的感觉,谈不上国际性的感觉,我觉得本身是对国际性的一种讽刺。所以武汉展览馆变成这样的一座建筑在武汉的历史上实在是一种让人不可思议的遗憾性的历史事件。

  在武汉展览馆被炸的第二天,我从美国当时回到武汉短时间的停留,当时有一条理由这个展览馆陈旧了,不好维修,所以要炸掉。这个是在法国巴黎建筑师的交流活动,我们举行的这次活动文化部部长到场来讲话,部长就带一个司机过来了,讲话的会场我一进去一看,怎么是这个样子。就没有所谓的反修也没有整修,保持了这样一个历史性的我们认为很落后很老的一个场面,我问法国建筑师你们是没有投资还是没有钱来整修?难道你们建筑师每人捐5法郎也可以焕然一新一下,法国的建筑师这不是反修,这是历史的见证,这才是建筑,我们很多的建筑被包装了,什么内装修,外装修,所以这是真实的建筑。我觉得这个是给人一种说服力。

  春节前夕到了德国的汉堡,汉堡码头上可不是一幅广告画,这个码头上也是码头边上一座小型的博物馆的建筑在反修,这个反修的脚手架的外墙,把整个建筑的形状体现出来,我认为这是对建筑的一种尊重,建筑的品质并不以陈旧呈正比,这个世界上没有没有陈旧的建筑也就没有所谓的新的建筑,这是相对而言。

  我们看到在武汉中南路上有这样一个建筑,文物大楼。我们知道文物都是带有古色古香的,但是在主出入口下面是鞋业的招牌,我简直想象不到武汉区的有识之士就这样熟视无睹。我再看到日内瓦的卖文物的街道,干干净净,而且展示文物的地方大家可以看到历史的庄严感。

  哪怕是当年的一种的画面,都是给人一种很清醇的感觉,很真实的感觉,没有和鞋、帽搅在一块儿。现在我们看到轻轨,现在正在运行当中。因为我曾经坐过一次,我在上海看文汇报上对我们的轻轨进行了负面的报道,我只是从轻轨的形态设计,我认为武汉的轻轨设计过于笨重,尺度太大,而我们很多好的东西给肢解了,我们不是盲目的崇拜人家,上上个星期我去悉尼,专门看了轻轨,我发现他们轻轨很轻,现在我们轻轨变成了重轨,你看轻轨和城市的建筑有机的交织在一块儿,大家看到车过来并没有对建筑的造成一些人为性的影响,而是很自然的交织在一起。

  这个是在西班牙和法国交界的一座城市,它也有轻轨。他的轻轨我们看到和河边上的公园有机的结合在一起,并且和步行道,车行道有机的结合在一起,给人感觉到轻轨是融入城市生活的一种很方便很自然的一种交通工具,就像我们骑自行车一样,所以这种轻轨在市区里面走来走去,给人感觉本身是一种城市的流动景观,而且从轻轨路线的设计和轻轨的提醒都是尊重城市景观的情况下来进行,节省了投资,而且整个城市景观的结合我感觉相当的不错。

  现在我们又回到另外一个敏感的话题,东湖。看到东湖这个景色,这是在毛主席居住的梅林有一个咖啡厅,11月份的一天深秋的景色,发现一组小的建筑。因为由于过去学习和工作的原因到西湖比较多,每次去西湖总有一种不甘心的感觉,为什么西湖要走在东湖的前面?后来仔细研究,西湖是这样做的。我们无法考证,在多少年以前,县官请了一批人才来做规划,一条小桥我们东湖任何一座桥都比这个桥大,但是人家叫断桥残雪,三个小坛子是三坛映月。一个雷峰塔经常陪同美国的旅游者来讲白蛇传的故事。我发现我们东湖可能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没有形成自己品牌的一些景点,因为这些景点不是说我们今天想好了,明天晨报发一个消息就起来了,它不是这样的,它需要一个时间的积累,需要很多代人,所以我们曾经为东湖做过一些设计,这些方案都是无法实现的,因为相当的领导和投资者可能缺乏一种眼光,他们认为东湖只是因陋就简的形式,如果做一些很好的产品想象得好,但是实行不了的。但是人类是从很多实现不了的方向开始,现在我们又回到汉口,就是原来的租界区,可以这样说,这是汉口城市的一个文化品牌,我们汉口的建筑规模和品质并不亚于上海和天津,但是我们保护的程度,上海的英租界法租界,武汉保护从学术角度评价是最差的,可是我们看看这张地图,我们的规模,我们所在的地理环境都比他们甚至要更好,可是我们为什么有很多建筑没有保护好?这座建筑大家看到是比较完整的,这座建筑旁边起来一个庞然大物,我们大家有机会到租界区走一走,你就可以发现很多建筑本来大家站在一块儿尺度都还可以,通过姚明同志往旁边一站,我们都压下去了。这个感觉是什么因素?是基于商业还是什么?这个叫民众乐园,我不知道这个建筑是否还存在,如果是存在可能也面目全非了。像这样一些建筑,这个还保留在。

  紧接着就是武汉关,大家知道在武汉人民的心目中那就是类似上海外滩标志性的窗口的地方,我们看这样一个景点,武汉关完全被淹没了,找不到了,我记得原来从武昌坐轮渡到汉口去一看到武汉关觉得非常的好,现在没有办法,因为找不到武汉关了,灰蒙蒙的一片,不知道武汉关藏在什么地方,所以我认为我们是否呼吁一下武汉关体现出它的应有的价值和形象。

  现在我们翻开武汉城市这本书的第36个景色,我们现在讨论回到龟山。这个是在武昌看过去龟山的景观,首先是来了一个前川饭店,然后再来一个电视塔,然后我们看到龟山的后边汉阳一条线上也是高层建筑大胆的起来了,我们现在开始做一个图形,大家研究的方法就是有比较的存在,我们现在看这样一个画面,我们再拉进,龟山和电视塔的尺度的关系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们请大家在世界上做评价,现在我们把电视塔搬掉了,一个清醇的龟山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们还嫌不足,再看,龟山的本来面目开始出现了,也就是苏联专家和中国的专家当年在考虑长江大桥的桥头堡的时候并没有考虑从龟山上面直接的过,而是考虑从龟山的旁边过,对龟山的山水尊重了,现在我们看到前川饭店没有了,是一座完全的山。我们到和很多有山的城市,对山的保护非常的严格,几乎山上不准乱盖的房子,而且是明文的法律,我们现在看到把电视塔和前川饭店都拿掉了,一个完整的龟山出现在我们面前。说起龟山我想起了美国的中央公园当英国人规划纽约的时候,他们也是在大搞房地产,大家看到街区建筑的密度要比我们武汉的密度高得多,但是他们有一个历史的远见,建这样一个中央公园,长4.8公里,长800公尺,大家算算是多少平方公里,在100多年以前,资本主义起源的英国人的心目中都是我们的掠夺家,他们想到在城市中心要考虑设置这样一个中央的公园,这是一个城市战略家的眼光,我认为龟山这条线应该是可以建成武汉市的中央公园,但是很遗憾,几乎已经被遭到认为的破坏。没有公园的概念,我们有空地方都想盖房子,我想这个评价怎么样进行,我想要后人的评价。

再说武汉大学,这是武汉大学校园的景观,陪同很多国际学者到武汉大学参观,大家首先感到是吃惊,世界上找不出这么大一个规模容量的大学的城区。当年李四光先生的地理学家的眼光非常的了不起。我们可以看到武汉大学这样的景观在武汉市来说它的意义不光是一所普通的大学。所以李宪生在开人大大时候和我进行了一次谈话,我说武汉要崛起,首先要建设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大学城,世界上找不到城市有这样大规模的大学密集的校区武汉市把武汉文章做好了,我们就是第一。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们可以这样说,仅仅开始。如果在武汉市如一个以武汉大学以华中科技大学,以武昌整个大学城区,上海、北京、西安、广州没法和武汉比较,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们看到,武汉大学的校门从街道口一直推到这个地方,而且没有做任何诚实的管理,发展的混乱,大家对校区周边的环境在城市规划上,城市管理上给予相当的优惠,我们现在整个街区享受不到整个城市的优惠政策,我觉得非常的遗憾。这是哈佛大学的校区,我们可以看到本身非常的完整,这是海德堡大学,海德堡大学和城市交织在一起,就是说城市在大学里,大学在城市中,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们可以看到,海德堡大学的校区和城市是交织在一起,没有任何商业的污染,这种非常纯净的求学的环境。

  而且牛津大学本校的旅游都是给来访者提供一个最好的观赏和交流的价值。我们再看作为城市的窗口,就是武汉作为一座江城应该说轮渡码头从建筑到所在的区都应该是城市的一种非常重要的一个窗口。以前轮渡码头的建筑是一个很大的,现在可以建造成有一个标志性的探索建筑,但是我认为还不够,第一这个立面显得花哨了一点,是不是可以做得更纯净一点。第二缺少中比较系统性的服务设施,我们看看悉尼的轮渡码头,这是一张悉尼轮渡码头的平面图,整个将码头、巴士、轻轨、出租车整个全部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城市的交通枢纽,成了一个城市的心脏地带,所以他的码头并不是孤立的去上船下船,我们知道海滨城市有很多海滨社区和岛上面,所以无论从城市任何一个角落在码头轮渡的这样一个地方变成了一个交通的枢纽心脏,我觉得这个设计就了不起,我们可以看到,今天由于时间的限制,今后我们还可以做一些专题的交流。整个是一个系统性的思考,而我们现在的系统非常的单一,轮渡就是轮渡,原来我记得和巴士很多方面有一些关系,但是现在的话也不是说完全系统了,所以我们认为武汉市城市的发展非常需要有这种系统性的思考,把各种交通枢纽形成一种有机的衔接,在码头的边上做了这样一些景观,形成一种生活的氛围。

  同时,码头的构筑物都体现一种美学,而不是纯粹的把它看作是单纯性的交通装置,而是有一种视觉性的感受,这个非常的简单。尽管是一个白色和木质的灰色相接,但是给人是一种自信的结构。再翻开第52景色,大致路的火车站存在下来了,但是表面装修不像有一个历史性的建筑。我觉得这个外装修有一点历史的嘲讽,而且后面又站着一个彪悍的大汉,我不知道批这些项目的时候,考虑到这个建筑的景观没有?这个上面大家都知道,它的历史价值就在这一块儿,当时长江大桥没有修,京汉铁路这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车站,我们曾经在80年代写过文章,希望能够以大致路火车站为基点经营中国的铁路博物馆,我们再看汉堡的火车站,大家看到比较完整的保留,而且就是原来老的建筑,现在用得非常好,也没有说他不方便,也没有说老化了,都是这些老的建筑,大家看到周围的街区以及建筑的环境,以及周围的建筑的景观控制,我认为都做得相当的协调。现在下面再看这个,大家都知道的红楼,可以这样说结束中国封建王朝最关键的这一年,这个建筑的价值不亚于天安门,可以这样说在过去没有得到应有的高度重视,现在武汉市开始要大做文章了,准备要做红楼首义文化的奥运会,在世界任何一本世界性的历史著作中,凡是对世界历史知道的学者,没有不是会写上这座建筑的,这座建筑在整个历史上的地位非常重要了,所以周边开始大兴土木,开始进行交通的整治,我们可以看到这座建筑在相当程度上得到了完整的保留和尊重,但是有一点周边环境的支撑度还不够,我们现在就看,一座所谓景点的建筑不是孤立存在的,它必须和周围的环境要有一个比较和谐的呼应和对话,也就是说周围的环境的建筑应该对这个主体建筑要形成支撑性的配角性的呼应和协调,而不是大家都去抢眼,我们可以看到这是马德里的一个街区的景观,基调非常的和谐,没有去抢一些主体建筑,这个是利比亚,在从古希腊文化到罗马过程当中留下了许多多的古迹,在利比亚非洲北部的这样一个国家,把以前的角斗场完整的保存现在,周边没有一个建筑,周边的建筑都可以无的来服从,来尊重,来协调支撑这座主体建筑,我觉得这个是对历史的尊重,这个本身是一种科学的态度。

  威尼斯,我们可以看到整个城市就是一股和谐的乐章,整个城市的外立面,屋顶统一在一个完整的基调里面,而且所有的历史性的建筑都是一个和谐的基调,中心的广场我们可以看到整个广场都和城市融合在一起。这个是在大阪,市中心日本的用地比我们再紧张不过了,但是他为了保护这个天守阁,周边整体的环境受到严格的控制,根本不允许所有的高层建筑在周边相当的距离之内出现,而是在这个距离之外。严格的把这座建筑完整的保留下来。

  这是意大利,我们可以看到。然后再给大家讲这样一个故事,我们还西班牙北部交流山城以前是罗马帝国的殖民地,这座城市怎么样发展崛起,他们就和一个财团进行合作,在这个城市建了这样一座美术馆,这个美术馆请了美国一位设计师的,我们可以看到,这座美术馆建成第一年就有将近200万的旅游者到这座城市,现在这个美术馆成了这座城市的可以这样说,是一个产业性的支柱。而且这座建筑设计完全打破了一种传统的建筑社了的所谓的基本概念和定义,这座建筑找不到一座我们通常所说的东立面,南立面,每当你移动一个角度都是一个完整的立面。现在这个建筑在我们武汉市来说称得上是一座标志性的历史性的建筑,然后在汉口,又有相当多的这样一些街区,很幸运的保留下来,尽管里面看到很窄,或者说有一些步态残存的一些感觉,但是非常有生活的气息,也是这个城市的一种历史的编年史。

  像这样一些街区,如果我们把它完整的保留下来,汉口武汉这座城市不仅是百年,甚至会有更长的时间是一种历史的见证。像这样一些环境江岸区尽管比较陈旧,但是有很好的生活的气息,现在有一些新的社区反而没有这样一些很频繁的生活气息,我想这座建筑大家都知道,这是非常有名的水塔。但是我们还是要提出这个问题,周边的支撑性的建筑太抢眼,大幅的广告,大篇商业宣传的橱窗,我们是否可以在整体的设计上和这个水塔有一些协调的关系呢?我觉得值得我们研究。

  这两座建筑可以称得上是20世纪末年武汉高层建筑的两种思路,或者是两种方向的代表。我们姑且不从学术上评价他们设计的效果,但是把他看起来就是两组建筑师他们奉行的是一套怎么样的设计哲学和美术,一个方面追求简练,另一方面追求一个丰富,但是究竟丰富和简练代表什么样的设计倾向,给这个城市带来哪些景观上的一些视觉的特征?这座建筑大家都知道,我看到有关媒体说这是武汉新一代的标志性的建筑,当然这种标志性的建筑不是随便封的,也是需要历史的检验。但是我们去看感觉两个体连接在一起的,作为一个建筑设计的基本方法来说,它非常追求和谐的完整统一感,这个建筑可能是银行老板最后决定方案,可以这样说我们在构成上面很勇敢的打破一种社会和谐的统一原则,追求了一种完全对立的表现。

  我认为这个建筑感觉相当好,这个是八路军办事处,虽然没有那么高,但是它的尺度,建筑的外墙色彩,中心的色彩和质感还有整个建筑的好象一个人的风格和气质我觉得很协调,这座建筑保存相当的不错,这就使我想起在秘鲁,他们遵循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可以互相支撑,互相协调,并不是大家站在一起丑架子的感觉,所以大家看起来高低错落,有一种很美的协调感。

  再看湖北省的图书馆,我觉得这个建筑可以继续存在100年,这种具有很好的价值,但是学术上来说评价不是很好,这种建筑的风格和花池并不是很好,我们现在很多的建筑被环境所破坏了,这样一些我们看到这些建筑都是保护非常好。这个是原来日本横滨的一个银行,保护非常的完整,也不错。这个是中百一店,还是一个老问题周边有很多的高层建筑,这个我觉得需要我们研究,这个建筑我们搞清楚是在和平路上,可能是一个厂房和工厂,我感觉相当的不错。整个基调比较完整,这个也是在和平路上一个老的公寓,可是我觉得它体现了一些现代设计的原则,这个立面非常好,整个的构成确实也很丰富。我所指的基础设施就是洪山广场的地下通道,就是下面在做整修,我感觉到这些城市的细部,洪山宝塔正在露出来了,现在武汉市在做显山露水的工程,我觉得非常好。下面我们介绍一下这几年所做的武汉有关的一些探索性的作品和大家进行交流。

  这个是我们2002年应邀参加南岸嘴的国际咨询。在1982年我曾经设计了一个长江的水晶宫进行了竞选,我们抓住了一个漩涡的符号,就像这个城市需要一个凝聚的向心力,所以整个的建筑在漩涡的符号在南岸嘴的上面,整个把乔式的建筑和上面结合一起,我们在很多地方都有乔式建筑,我觉得长江上应该有乔式建筑,整个建筑结合的地形做了一些环境架空起来,然后在南岸嘴上面我们形成一个很纯净的体型,这个是我们做了京都别墅,请了五位建筑设计师,我们是其中之一,我们做了两种方案,这个是其中一种。我们运用了色彩,这个色彩非常的大胆,并不是说所有的建筑模仿欧式的风格,在中国怎么样探索,形成我们中国的新的一种意识的住宅,我们觉得可以做一些探索,结合武汉的气侯特征我们做了一些空间上的一些新的构成思路。在室内也做了一些空间上的一些探索性的表现。

  这是第二个方案,第二个方案相对来说比较纯净,而且整个色彩是单纯一些。整个建筑追求一种明快简练的感觉,而且运用土黄让整个建筑成为一种生命的活力。主门口的大厅里面没有台阶,完全是通过坡道上去的,所以体现了一种生活的氛围,这个是我们做的武汉大学西区校区的建筑,我们希望武汉大学在这样一个环境里面怎么样把传统的建筑和现代的风格有机的结合起来,各个教学楼的中庭都赋予一种学科化的主题,而且体现了计算机,有的是生物科学,中庭体现了一种文化,同时我们做了阳逻8.9平方公里的一个中心区的城市设计,这个城市设计已经开始实施了。在这个方面我们完全是体现尊重山体自然的环境。然后我们做了洪山广场旁边这一带的城市设计,而且这个城市设计现在已经为了武昌的一个中心CBD的区域,这里将近500 亩地,我们作出这样一个探索性的方案。同时最近我们正在做蔡甸34.9平方公里的卫星城,市里面的主要领导已经认可。这个是和沌口汽车配套的汽车城,这个汽车城我们是基于一种汽车文化,汽车概念结合起来。汽车不仅仅是一种交通的工具,而是现在全方位进入我们生活的一种文化。然后我们建立一个世界汽车论坛的中心的会场,整个里面基本的风格我们也是作出一个自己的设计语言和探索。由于时间的关系,要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将武汉这一本书的100个景色读好,读懂我想是比较困难的,我也非常愿意今后有机会能够和在座的朋友我们继续交流,我们把武汉这本书继续的读下去也许要读一生,但是我们要继续读。
页面功能:【我来说两句】【推荐】【字体: 】【打印】【收藏】【关闭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服务内容 | 合作方式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1 citure Corporation, 版权所有 中国城市文化网 京icp备19002258号-1
投稿信箱:service@citure.netyingran0729@sohu.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电话:010-65017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