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城市规划 | 旅游文化 | 节庆会展 | 饮食文化 | 礼仪习俗 | 文化遗产 |文化艺术 | 城市人物 | 城市形象 | 文化交流 | 文化产业
·把查尔斯王子庄园另存为…·王耕书记主持东方1956·中世纪国际拍卖频频成交瓷·央美专场 | “首届非遗
  中国城市文化网首页 > 建筑人物 > 正文
西泽立卫:迷路是生活的一部分
  时间:2011-3-16      来源:中国建筑文化网    编辑:admin【字体: 】【收藏】【关闭

西泽立卫 45岁的西泽立卫是目前为止获得普利兹克奖的最年轻的建筑师。他与妹岛和世共同成立的SANAA,创造出纤细而有力的建筑风格。这种非凡风格,来自他们亲密无间的协作。

  普利兹克奖在建筑界地位崇高,去年获奖的是来自日本的SANAA,由女建筑师妹岛和世与男建筑师西泽立卫组成的工作室。

“我们的理念就是,艺术品、建筑和城市应该融为一体,中间不要有任何鸿沟。”在介绍曾经获得威尼斯双年展第9届国际建筑展最高奖——金狮子奖的21世纪金泽当代艺术馆的时候,他这样说道。事实上,他们其他的作品也几乎都有这样的品质,没有纪念碑式的宏大叙事,而是轻灵地伫立在那里,没有侵犯性,像童话一样温暖美好。

标准“宅男”

  西泽刚走进清华美术学院大厅时,几乎没人注意到他。只是当他被迎进贵宾休息室之后,那些站满了大厅、准备看现场演讲投影直播的人们才意识到,这个头发蓬乱、随便披一件大衣、穿着帆布鞋的小个子,就是大家在等待的人。他今年45岁,脸上有些皱纹,有些疲惫,但看上去还是像一个没毕业的工科大学生,或者用流行的话来说,一个标准“宅男”。

  “1995年,为了参加悉尼当代艺术展,我们成立了SANAA。很幸运的是我们的方案获胜了,但最后整个项目都取消了,只有SANAA留了下来。”他说话的时候,不住地用左手抚摸着右边的肩膀,并不愿意看观众,而是看着斜上方的天花板,说英语很慢也很清晰。

  西泽的形象很接近传统中人们对于“天才”的固定认识,而他的确也少年成名。他最早加入妹岛和世的工作室,只是作为兼职的实习生,之后慢慢成为重要的合伙人。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些扑朔迷离。有一部电影《蜂蜜与四叶草》,其中有一个大学生,迷恋才华横溢而年长的女设计师,据说就是影射他们的关系,甚至连影片中的设计作品都惊人地相似。当有关两人的问题被提出来时,台下响起了心照不宣的笑声,而西泽只是面无表情地回答,“工作关系”。

  他更愿意跟人们分享自己的工作,不过讲起来也是不徐不疾,“SANAA最早是参加国际比赛而成立的,接的项目以国际居多。我有一个事务所,妹岛自己也有一个事务所。我主要负责接日本国内的项目,妹岛则国内国际的都会接”。

  丰岛的水滴

  西泽最新的一个项目,是位于日本濑户内海丰岛的丰岛美术馆。以前人们知道丰岛,只是因为曾经有无良商人在岛屿一端倾倒了有毒废料,而如今的丰岛已经以当代艺术重镇而闻名。西泽与艺术家内藤礼一起,为2010年的“濑户内国际艺术节”设计了丰岛美术馆。

  “丰岛很小,但是吸引了很多日本艺术家。那里风景很好,有大海还有绿地、稻田,我们的项目就在大海和梯田之间的一个小小的丘陵上。”西泽设计的这个美术馆,远看上去犹如一滴水,“选择水滴形状,可以很好地融入周边的大自然,有很好的融合性。”在这滴水的旁边,还有更小的一滴水,那是咖啡馆。这个美术馆里只展出一件作品,而且永远不会更改。这滴水的入口并不大,但里面的空间很大,“最宽的地方有60米”。

丰岛美术馆

丰岛美术馆

丰岛美术馆

丰岛美术馆

  丰岛美术馆与人们印象中传统的建筑物非常不同,在无缝成形的天花板上还有孔眼,能看到绿树和飞鸟,下雨时雨水就直接流到美术馆的地面上。西泽用电脑做了密度模拟,最后施工的时候也遇到一些问题,最终采取了与众不同的方法——留一些孔眼,让工人们进去把泥土掏出来。“有一个开在地面上的洞,也有开在天花板上的洞,这样比较有自然的感觉,室内和室外的空气也都一样清新。”西泽说道。美术馆的墙体很薄,天花板高度也不一,如同一个梦里才有的空间。

  让人迷惑的建筑

  SANAA设计过很多与艺术相关的项目,其中为英国蛇形画廊设计的夏亭和美国的新当代艺术博物馆都十分著名,21世纪金泽当代艺术馆也享有盛誉。

  “夏亭没有墙,人们可以从任何方向进来参观。屋顶的高度不一,有的地方大人进不来,是给小孩玩耍用的。”西泽说,根据画廊的要求,这个作品被设计得很轻,“这样可以方便拆卸,在异地展览。”闪亮的铝板天花板,可以让排队的人们看到自己的影子,“还能看到周围海德公园的美景,很远的人也会被吸引过来”。

  21世纪金泽当代艺术馆有一个著名的作品,林德罗·厄利什(Leandro Erlich)的作品《泳池》(The Swimming Pool)。在艺术馆的天花板上放一层浅浅的水,再装上泳池的扶梯,有强烈的错觉感。当时西泽与妹岛一起设计这座艺术馆时,他们考虑的是“每个艺术家都有独立的展馆,不同的形状如何结合成整体,同时还保留开放性”。他认为,艺术馆并不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在场馆里也可以欣赏城市和外部景观的美”。而反过来,“人们在街上就可以看到展馆,不会感受到艺术与真实生活之间的界限,虽然地面上有一条线,但人们随时都可以从街上进入艺术馆”。


页面功能:【我来说两句】【推荐】【字体: 】【打印】【收藏】【关闭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服务内容 | 合作方式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1 citure Corporation, 版权所有 中国城市文化网 京ICP备10054343号 投稿信箱:service@citure.net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电话:010-65017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