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城市规划 | 旅游文化 | 节庆会展 | 饮食文化 | 礼仪习俗 | 文化遗产 |文化艺术 | 城市人物 | 城市形象 | 文化交流 | 文化产业
·写意中国——“一带一路”·七台河市新兴区兴和社区反·吉福社区开展“魅力吉福 ·两当县环保局全力配合文化
  中国城市文化网首页 > 礼仪习俗 > 礼仪习俗-热点新闻 > 正文
渐行渐远的老北京话
  时间:2011-3-27      来源:北京晨报    编辑:admin【字体: 】【收藏】【关闭

  一天小外孙女不小心把玩具胡噜到地上了,我说:“得,你又捅娄子了。”她马上问:“‘得’是什么意思?”我一时语塞。其实,“得”是老北京的口头语,语意很丰富,放在很多场合都觉得只有用它才合适。

  北京自辽建都以来一千多年,正如女作家王安忆所言,北京人“清脆的口音和如珠妙语已经过数朝数代的锤炼”。宋辽金时代,居住在北京的汉族人长期和北方少数民族杂居,形成了契丹、女真等民族和汉族中原语言的融合。明朝开国到迁都北京,促使中原和南方的汉族北移,形成了北京方言与这些地区的汉语相结合。到了清朝,汉语成为通行的语言,实现了满汉语言的又一次融合。这就是北京方言形成的背景。

  北京方言(京白)不少来自少数民族,特别多的是来自满族。比如“耷拉”来自于女真文,“胡同”来自蒙文,“萨其马”是典型的满文。还有,请人谅解、饶恕的“央格”,说人的穿着不整洁、不利落的“邋遢”,表示性格怪异的“拐孤”“各涩”,都来自满语。

  老北京话最爱用儿化语,至于什么时候用“儿”,老北京根本不用想,张口就来,肯定没有错。这就是“语感”吧。

  老北京话用词儿讲究、准确。就说一个“吃”字,侯宝林先生就总结了几种不同的说法:“一个馒头,可以说把它‘开’了,把它‘餐’了,把它‘捋’了,把它‘啃’了,再添一个字,来,把它‘点补’了。”

  随着城镇化的进展,老北京人已经成了“少数民族”,产生北京话的基础正在一天又一天地改变。胡同在不断被开发商的铲车所蚕食,四合院在不断地被孤立,特别是“土著”北京人被疏散到四五环以外,“间壁儿”一词已经被人淡忘,普通话正在全面替代老北京话。

  赵本山在春晚上,用小品的形式把东北的方言、土语表现得淋漓尽致,成为春晚的保留节目。这说明地方方言完全能够保留和流传。我想,如果北京的作家和媒体共同努力,为老北京话打造一个更大的舞台,也许北京的方言、土语也能获得新的生机。

页面功能:【我来说两句】【推荐】【字体: 】【打印】【收藏】【关闭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服务内容 | 合作方式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1 citure Corporation, 版权所有 中国城市文化网 京ICP备10054343号 投稿信箱:service@citure.net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电话:010-65017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