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城市规划 | 旅游文化 | 节庆会展 | 饮食文化 | 礼仪习俗 | 文化遗产 |文化艺术 | 城市人物 | 城市形象 | 文化交流 | 文化产业
·漯河市委宣传部、市文联“·镇原县文广系统深入基层开·徽县“三下乡”文艺演出活·市群艺馆“三下乡”文艺演
  中国城市文化网首页 > 城市人物 > 历史名人 > 正文
太监安得海如何丧命于山东
  时间:2011-7-20      来源:www.sdab.gov.cn    编辑:韵秋【字体: 】【收藏】【关闭

  核心提示:清朝同治八年(公元1869年)7月(农历,下同)中旬,两只太平船沿京杭大运河扬帆南下,船头插一面三角形、镶狗牙边的旗子,旗中央绘一太阳,太阳中间一只三足怪鸟。安得海伏法东昌府知府程绳武、驻东昌府总兵王心安,接到丁巡抚密札后,便带精干兵员尾随跟踪。安刚入山东,即遇刚直的德州知州赵新,及时禀告丁巡抚,其功亦有赵知州一份。

  清朝同治八年(公元1869年)7月(农历,下同)中旬,两只太平船沿京杭大运河扬帆南下,船头插一面三角形、镶狗牙边的旗子,旗中央绘一太阳,太阳中间一只三足怪鸟。船两旁两面大旗,一面写着“奉旨钦差”,一面写着“采办龙袍”,周围还有龙凤彩旗多面,迎风招展。头条太平船中舱并排两把太师椅,一把摆着龙袍一件,翡翠朝珠一挂,另一把上端坐着的正是西宫的大太监——安得海。

  这安得海,直隶青县人,天生一副奴颜媚骨,一张白净面皮,一条如簧的巧舌。他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均博得西太后的欢心。为解慈禧宫中寂寞、孤独之感,他如影随形,常伴西太后左右,西太后高兴时,连咸丰皇帝遗留下的龙衣也赐给他。安得海在宫里的势力,小皇帝载淳都怕他三分。那年月,心术不正的贪官污吏,不惜重金,都投他的门路,可升官发财,可消灾避祸。然而,刚正不阿的忠臣清官却对他恨之入骨。

  这一年同治皇帝已经14岁了,慈安、慈禧两宫太后商量着给皇上议大婚。狡猾的安得海嗅到这是个难得的好机会,便在西太后面前进言,要为太后、皇上亲自去苏(州)杭(州)采办龙衣(一则献媚取宠,二则大捞外快,三则游山玩水)。西太后先是不准(清朝祖制,内监不准出京),安得海鼓动如簧巧舌,甜言蜜语,软哄硬激,最后,慈禧让他秘密出京,并嘱咐他沿途不要声张,多加小心,快去快回。如若王公大臣获知,上疏奏劾,谁也救不了你。安得海答应着,磕头谢恩。经过一番准备,带着男女30余人出京南下。船经直隶,沿河一些卑鄙地方官吏,得知权阉过境,争先恐后前去逢迎巴结,拍马讨好。盛气凌人的安得海毫不客气,趁机大敲竹杠,中饱私囊。一路之上,声势煊赫,发财多多,吃喝玩乐,好不快活。

  赵知州禀告

  7月20日,太平船进入山东境内,抵鲁北重镇——德州。安得海令船靠岸,说今天是他生日,要在船中庆寿。于是就在船上摆开酒宴,鸣奏器乐,随行男女都给他磕头拜寿……

  安得海离京入山东境内,在德州停船庆寿的消息,一时轰动德州城,有人将情景原原本本禀报德州知州赵新。赵新心中十分纳闷:钦差过境怎没接到“明降谕旨”呢(朝廷派遣钦差大臣出京,军机处下发公文,沿途地方官员按礼仪迎送)?

  德州知州赵新,字晴岚,天津人,咸丰癸卯举人,曾任长清县知县,政绩显著,同治四年调升德州知州。赵知州机智果断,判案甚速,一般案件,多一次堂讯,讼即完结,且断案公正,执法严明,故有“赵一堂”之美称。赵知州爱惜百姓,为官清廉。其秉性耿直倔强,刚正不阿。

  赵新迅速召集幕僚商议,安得海窜入州境疑点有四:内监不准出京其一;既为“奉旨钦差”却无“明降谕旨”其二;船头插日中三足鸟小旗犯上其三;龙袍、龙旗、朝珠系御用禁物其四。综上四点,其中肯定有诈。赵知州拟亲去察看,以辨真伪,问诸公何见?一位蔡姓老书吏连忙劝阻他,安系太后宠信,事关重大,须三思而后行。而赵知州虽明知自己官卑职微,但为官一天,必效国保民,故决不让那贪赃枉法、扰乱朝政的阉人逍遥法外。众人对那日中三足鸟小旗,一时不知,敢问出何典故。赵知州出身举人,熟读古籍,当然知之:《春秋》有“日中有三足鸟”之句。《史记》司马相如传“幸有三足鸟为之使”下注:三足鸟青鸟也,为西王母取食,在昆墟之北。其意“为之使”者钦差也,“西母王”者西太后也。安得海诬罔圣母,此一条就该杀头。幕僚们深知赵新秉性,不再劝阻。赵新立命三班衙役随本知县前去察看。众衙役前呼后拥出了德州西门,直奔运河岸去。京杭大运河在德州城西侧,约二三里之遥。赵新等人赶到岸边,哪里还有太平船的影子?有人报告:“安得海坐船早已南去。”赵新气愤异常,带一班人马返回州衙,略作安排,吩咐两名心腹随从备马,主仆三人直奔济南府。一路上快马加鞭,几个时辰抵达省城,顾不得歇息,来到山东巡抚衙门(该衙门是明洪武年间所建齐王府),递上手本,通报德州知州拜见抚台大人。山东巡抚丁宝祯把赵新让到西花厅。落座后寒暄几句,赵新便将他获悉太监安得海乘太平船由直隶闯入山东境内,据报船首插有日中三足鸟小旗,两面“奉旨钦差”、“采办龙袍”大旗,龙凤彩旗多面,船中还有龙衣朝珠等御用禁物。当前去察看之时,船已远去。卑职不敢疏忽,故前来面禀抚台大人定夺之事做了陈述。丁宝祯对此早有耳闻,心想,果真来了。胆大妄为的小安子,你也有今日。道谢了赵知州的辛苦,请他快去驿馆歇息。

  丁巡抚请旨

  山东巡抚丁宝祯(1820——1886),贵州平远(今织金)人,字稚璜,咸丰进士。1860年授湖南宾州府知府,后调长沙府,1863年(同治二年)授山东按察使,次年迁布政使,1867年升山东巡抚。丁宝祯清刚激烈,是一位清廉如水、铁面无私的好官。对安得海凭借西太后之宠,种种不法,早已心中不满。今日得到赵新面秉,安得海作为内监,竟敢远离京都,闯入鲁境,看你这刁恶阉人何处走?立刻召集抚院幕僚商议。有人惧怕风险,有人主张默放出境,有人主张上奏请旨……机智果敢的丁宝祯决定采取“双管齐下”的对策:一面动用紧急公文,下令东昌府知府程绳武、驻东昌府总兵王心安、济宁知州王锡麟、泰安县知县何毓福及沿运河各县,对安得海一行人等跟踪缉拿,严肃律令;一面拜密折,以六百里加急送往北京。驿使十万火急,扬鞭飞马,直奔京城,按丁巡抚所嘱,直送恭王府,拜恭王代递奏章(因恭王亦恨安得海所作所为)。恭王接到折子,立奔钟翠宫面见东太后,正巧同治皇上也在东后宫中。恭王呈上密奏,东太后阅毕:“按祖制,小安子私出都门,应严惩。”皇上则表示:干脆把小安子这个混帐东西正法算了。恭王认为:安得海既然违背祖宗法制,太后、皇上作主,可命丁巡抚将他就地正法,以肃宫禁而儆效尤。东太后觉得,须与西太后商量才好,不然事过,恐为西太后所忌恨。恭王早已容不得安得海胆大妄为,此次岂能姑息养奸,他再次请太后、皇上裁夺,并表示西太后若有异言,臣当力持正论。皇上认为:有堂堂大清祖制,就无太监安得海,怕什么!?最后,东太后应允,便命军机拟旨,颁发山东。恭王退出,急奔军机处,命军机大臣宝鋆执笔拟旨,交兵部驿使六百里加急递往山东。

  安得海伏法

  东昌府知府程绳武、驻东昌府总兵王心安,接到丁巡抚密札后,便带精干兵员尾随跟踪。安得海一伙来到泰安县,本想去东岳泰山一游,看天色将晚,寻南关“义兴客栈”住下。王总兵与程知府议定后跟泰安县知县何毓福商量,擒安得海勿“力敌”,以“智取”为上。多谋的何知县派差役张升持名帖去“义兴客栈”,请安得海赴县衙接风。安不知有诈,便带3名听差随张升而来。让到花厅,何知县寒暄应付。忽然差役送进省署急件,拆阅,内说:北京内务府派人到省,有要事面谕安钦差……安得海听京城来人,甚喜,便连夜乘县衙轿车赴省。王总兵令骑兵夹车护卫,勿使安得海逃遁。天明已到济南,王总兵将安得海交抚院。丁宝祯命抚标中军参将绪承、臬司潘霨,把安得海羁押历城监狱候旨。

  8月初5夜亥时,京城驿马兵部专差,星夜赶到济南。丁宝祯接了密旨,即令把安得海提到。安得海来到丁宝祯面前,不请安,不开口,傲然兀立。王总兵伸手在安得海头上一按,来了个“泰山压顶”,安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丁巡抚审慎讯问了安得海的姓名、籍贯、年龄等,审明了他是安得海,直隶青县人,年龄26岁……指出了他才26岁就这样胆大妄为及所犯条律罪刑。

  此时,安得海还狡辩是奉慈禧太后懿旨才出京的,反责问丁抚台“何敢欺我”等语。丁宝祯压住内心愠怒,不再与之理论,便向安宣读圣旨:“……安监擅自出都,假冒钦差,沿途招摇,惊扰地方,若不从严惩办,何以肃宫禁而敬效尤。着山东、江苏督抚速派干员,严密拿捕,指正确实,毋庸审讯,即行就地正法,毋再行请旨,钦此。”

  安得海这时才如梦初醒,胆战心惊,连连央告丁大人,请他奏明西太后,死而无怨。

  “不必了吧,拉下去!”丁宝祯甩袖回后厅去了。

  几个亲兵把安得海架出大厅,出抚署西便门,押赴刑场。臬司潘霨批了斩标,抚标中军参将绪承监斩。号筒吹响,刽子手大刀一挥,安得海脑袋肉球般滚落在地。

  自7月20日抵德州庆寿,至8月初5被杀头,安得海窜入山东仅仅半月,就上了西天。丁宝祯杀安为国除害,立下殊功,朝野赞许。安刚入山东,即遇刚直的德州知州赵新,及时禀告丁巡抚,其功亦有赵知州一份。

页面功能:【我来说两句】【推荐】【字体: 】【打印】【收藏】【关闭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服务内容 | 合作方式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1 citure Corporation, 版权所有 中国城市文化网 京ICP备10054343号 投稿信箱:service@citure.net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电话:010-65017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