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城市规划 | 旅游文化 | 节庆会展 | 饮食文化 | 礼仪习俗 | 文化遗产 |文化艺术 | 城市人物 | 城市形象 | 文化交流 | 文化产业
·近距离感受大师教诲 尽享·张翼微刻艺术馆:凭微窥瀚·和合得心打造全方位国际化·各界代表接力朗读《唐诗三
  中国城市文化网首页 > 建筑规划 > 建筑评论 > 正文
城市规划建筑不能丢掉传统文化根基
  中国城市文化网  时间:2014-6-30    www.citure.net  来源:瞭望    收藏本页

缺乏民族传统的指导,让我们的城市规划失去了文化根基;仅仅以工程技术的思路规划城市,很难让历史的厚重与艺术之美成为城市规划建设的指导思想。

前一段的城镇化是与GDP紧密相连的—建设带动地产,地产带动建材、能源、运输等行业,进而带动金融、证券和保险(放心保)。这种按照资本在流通中增值思路展开的城镇化,毫无疑问会以速度见长,我们的城市也迅速发生了质变:从低矮变成了高大,从绿色变成了水泥色。在经济发展压倒一切的氛围中,城市文化方面的问题日益凸显,地域特点和历史色彩日益消退,千城一面成了普遍现象。

游走于世界知名城市,能够留在我们脑海中的往往不仅仅是建筑、街道和各种设施,而是建筑、街道和各种设施经过整体融合之后所凸显的主题。比如,面对曼哈顿大街上精致的楼群,你会感到现代科技和经济实力对这座城市所起的基础性作用;徜徉在维也纳的大街小巷,不管是建筑本身的形态,还是多瑙河两岸如茵的植被,无处不体现着浓浓的艺术气息;伦敦是一座并不高大的城市,到处都显得中规中矩,充满了英伦绅士的味道……这些城市所以有着不凡口碑,在于其历史魅力,在于幽静祥和的环境,在于精湛的建筑,更在于将这些因素水乳交融后升华出来的城市精神。

其实,中华民族不仅有着悠久的建城史,也有营造城市精神的传统,留下了不少堪称佳作的案例。从代表官方意志的典籍资料来看,注重礼仪制度和自然环境就是一以贯之的做法。《周礼·考工记》中“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的总结,历来是各个朝代建城时规划道路、安排建筑、彰显尊卑的必要遵循;《管子·乘马篇》中“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的说法,是古人按照自然条件选址造城的依据。比如老北京城中轴线上“左祖右社”的布局,紫禁城规整严谨的布局,彰显的就是尊重祖先和皇权至上的精神。而作为一方政府所在的平遥古城,在规模大小、材料选择和建筑体量色彩上都大有收敛,即使是城中的县衙,尽管也极为庄重,但在保持祖先传统上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同是古城,所形成的气场却各有千秋,给人不同的心理体验。面对紫禁城,美国建筑学家贝肯先生被“礼仪规范和宗教仪式”所震撼,称其为“地球表面上人类最伟大的单项工程”。平遥古城给世界遗产委员会留下的印象则是“一幅非同寻常的文化、社会、经济及宗教发展的完整画卷”。

这就是传统城市所具有的文化精神。继承这样的传统,今天的城市在规划设计时就要将当地的历史和自然条件作为依据,在城市布局、建筑形态、基础设施、产业结构等方面加以体现,而不是数典忘祖,另起炉灶。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今天的城市远离了传统呢?

一是缺乏明确的法律法规引导。从上个世纪50年代到新世纪,我国的城市规划法规从最初提出“初步规划、总体规划、详细规划”,到后来提出对城市“生态环境、土地和水资源、能源和历史文化”的保护原则,由粗到细的过程十分明显,但始终没有将继承本民族优良的城市建造传统列入其中。本文来源:瞭望观察网

二是缺乏复合型的学科支持。城市是空间化了的社会,在这里,政治、经济、文化以及人文历史都会以空间的形式来展现。这便决定了好的规划是对城市所拥有的各种资源、所形成的历史、所凝聚的民风民俗的整合与提升,是将城市的社会、人文和艺术等属性,借助一定的工程技术手段转变成现实,具有极强的综合性。对城市规划者来说,他们需要扎实的文化养成,更需要融汇各学科智慧进行创新的能力。但在现行的高校学科体制中,“城市规划”被归为理工学科,由此培养出来的专业人才,其知识构成也主要集中在工程技术方面。以工程技术的眼光来规划城市,等于用工程技术的思路解决社会问题,达不到融通文理、横贯古今的境界在所难免。

三是缺乏民族传统的指导,让我们的城市规划失去了文化根基;以工程技术的思路规划城市,很难让历史的厚重与艺术之美成为城市规划建设的指导思想。回顾半个多世纪我国城市的发展轨迹,上世纪50年代的仿效苏联,60、70年代的突出政治,80、90年代的彰显经济,跨世纪以后的贪大求洋,城市建设的定位始终处于一种游移不定的状态,没有自己的主心骨。

近30年来,我们的城市空间扩大了两三倍,城镇化率也达到了52.6%,但是,城市建筑的平均寿命却只有30年。大拆大建除了造成严重的浪费与污染,更重要的是:割断了城市的成长过程,淡化了城市的历史感,打乱了城市的稳定祥和,也改变了城市的家园属性。

增加城镇的文化含量,是遏制粗犷式造城,提升城市质量的有效途径,理应成为新型城镇化的一项重要任务。在我看来,硬件建设决定着城市的外形和规模,软件方面决定着城市的品质和格调,只有将二者融合,才能最终合成一座城市的总体精神,产生跨时空的影响力。

祁嘉华: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教授、建筑文化研究所所长

页面功能:【我来说两句】【推荐】【字体: 】【打印】【收藏】【关闭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服务内容 | 合作方式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1 citure Corporation, 版权所有 中国城市文化网 京ICP备10054343号
投稿信箱:service@citure.netyingran0729@sohu.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电话:010-65017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