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城市规划 | 旅游文化 | 节庆会展 | 饮食文化 | 礼仪习俗 | 文化遗产 |文化艺术 | 城市人物 | 城市形象 | 文化交流 | 文化产业
·小长假去横店过亲子味的端·北京海纳财富商品经营有限·都在讨论天猫改版?这次手·长安欧尚A800超级测试
  中国城市文化网首页 > 城市人物 > 城市人物-综合新闻 > 正文
挖掘普通人生活中的传统文化之美
  中国城市文化网  时间:2017-3-28    www.citure.net  来源:广东文化网    收藏本页

编者按: 一部名为《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纪录片从弹幕网站上走红了。很多年轻观众把赞美的话语给了它,也让片中的王津师傅等一众故宫文物修复师,成为拥有众多粉丝的“网红”。这一成功的案例给纪录片制作者以启发:要以年轻视角展现中国传统文化,而且,借助新颖的传播方式让它有更大社会影响力。

去年,一部名为《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纪录片从弹幕网站上走红了。很多年轻观众把赞美的话语给了它,也让片中的王津师傅等一众故宫文物修复师,成为拥有众多粉丝的“网红”。这一成功的案例给纪录片制作者以启发:要以年轻视角展现中国传统文化,而且,借助新颖的传播方式让它有更大社会影响力。

2017年5月30日开始,六集纪录片《传家》第二季在央视纪录频道播出,每集一个主题,包括闲居、群聚、兄弟、待客、自然、人文……试图通过中国不同地域的风土人情和文化传承,解决透支生活的中国人“心中无根、生活无法”的焦虑和缺失。

《传家》也选择在年轻人聚集的弹幕网站上同步推出,并以线上线下的互动形式,摸索传统文化创新与传播的多元视角。日前,南方日报记者在京独家专访了总导演张钊维,以及文化顾问、《汉声》杂志创始人黄永松。

捕捉中国的生活样貌

“记录非遗”是黄永松始终关注的话题。身为《汉声》杂志的创始人,46年来,他在中国大地上不知疲倦地对传统民间文化进行采集记录——他最广为人知的事迹,是把中国民间编结艺术命名为“中国结”。

“中国人在很短的时间内改善了生活,中国变成了富强康乐的国家,但文化也需慢火炖,不然变成了速食,速食是不耐嚼的。”时代的巨变,却让千年历史的生活经验,久远家传的文明礼仪,渐渐被现在的中国人所遗忘,这令黄永松颇感忧虑。这时,《传家》的制作团队找到他,邀请其担任此纪录片的文化顾问,黄永松很乐意加盟,“纪录片的形式,比我们纸面上的记录,更为鲜活。”

转眼三年过去,《传家》即将播出第二季。第二季的主旨是捕捉中国的各种民风家俗和生活样貌。按总导演张钊维的说法,安身立命的智慧、心灵丰美的本源,它们蕴藏在中国内部每个用心经营的风土人情和文化传承中,而这也许是《传家》想告诉观众的东西。

去年春天播出的第一季,曾展现过许多隐蔽于角落的文化物件,如浙江宁海的十里红妆、贵州凯里的银带头饰等,但到第二季,张钊维明确提出,要从对“物”的关注,转向人生活层面的呈现——人的生存状态、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等。

第二季的场景,有茶馆,有苗寨,有渔民的普渡仪式,故事主角方面,有像“叶师傅”那样面临手艺失传的鼓匠,也有你我身边常碰见的胡同里的大妈。节目选择的主人公,不全是传统概念里的“匠人”。“看起来,他们中的不少人与‘工匠精神’并不搭边,但是在他们身上,或他们的生活里,体现着某种传统文化的精神。”张钊维如此对南方日报记者解释。

寻找生活中对应的文化精神

如何把纪录片所传达的主旨,以生动化的方式来呈现?《传家》的策略是拒绝说教,而是关注人,聚焦他们的生活。

有一集发生在成都。导演组费了不少力气,才在游客遍地的众茶馆中找到一间真正的老茶馆。一名每天固定在早上8点钟上班前来这喝茶的中年人,引起了导演的注意。“他想要喝一杯茶,但不愿在家里喝,因为不想麻烦太太。这不但体现的是成都人休闲一面,也表现出他对别人的体谅。”张钊维说。

事实上,“喝茶中年人”的故事背后,导演想探讨的命题是“仁”。这一点不是从传统典籍及文化物件中找到的,而是从现代人的生活中得到的体现。“不刻意讨论文化的观念,选择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找到他们和传统文化精神相对应的地方,”在张钊维看来,这是《传家》与其他相似题材纪录片最大不同。有故事,有生活,就不会单调,借助电视语言表现出来,纪录片也就变得“好看”起来。

《传家》第二季以地域来划分,张钊维却不希望太强调那个地域。在解说词上,他会要求不要提及“闽南“”内蒙“等字眼。他想拿掉观众对此地所形成的固有刻板印象。

比如,提到成都,很多人脑中浮现出的关键词一定有火锅、麻将、茶馆。在《传家》中,却是以风景和人物来切入的。在张钊维看来,或许这能给不同的风土带来一些新鲜空气。“无论是否生活在这个地方,多少都颠覆对此地的固有印象,看到更深刻的东西,而更深刻的东西是和生活更为贴近的。”

而以上种种,也传递出《传家》的总基调,按张钊维所述,用镜头去捕捉中国人是如何一步一步靠近美好生活的,“进而,作为观众的我们,可以更加肯定,这是一块值得我们以及子孙繁衍生息的家园”。

文化+科技更易吸引年轻人

近几年,从《舌尖上的中国》到《我在故宫修文物》,尽管这些纪录片没有强剧情也没有大牌明星,却引发了一系列文化现象。站在纪录片创作者的角度,张钊维认为它们之所以拨动了观众的心弦,在于把握了两点,一是触碰了人们生活中最关切的话题,二是影片所挖掘和呈现的内在精神抓住了观众的内心。

以《我在故宫修文物》为例,故宫文物修复师们“择一事,终一生”的工匠精神深深打动了互联网的观众,引发了舆论的广泛关注。“转换成通俗的比喻,浅层的是我要喝水,内在的东西是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任何题材,只要具备这两点,不管年轻的还是年长的,他们都会愿意买单。”张钊维说。

而好的内容借助新媒体平台能有更好的传播效果。在“互联网+“模式下,据统计,2016年纪实影像的全网点击量达49.4亿次。《传家》第一季去年面世后,在网络也获得近亿点击量。值得一提的是,第二季除了纪录片在央视及视频网站播出外,还有《未来生活家》生活美学引领行动、《四季风流》妙趣生活养成计划等配套措施。制片人朱笑艳给出的说法是,希望吸引更多有鲜明态度、新锐思想的年轻导演,参与到项目中来,为传统文化的创新找到更多元的视角。

黄永松的观点是,传统文化一定要和现代生活相衔接、融合,“一味跟着社会发展跑,或一味想回到古代,都是不可取的”。他希望中国人能从自己的文化土壤中,创造出传统与现代兼容并蓄的现代化生活。

接受专访时,黄永松建议,可考虑以与最新的科技如VR相结合的方式,将传统文化、古典诗词等进行创意“开发”,不但能适应当下碎片化传播的传媒生态,还有助于起到唤醒中国人尤其年轻人对传统文化的热切需求。“现在时代变了,他在玩手机,你还跟他唱反调,让他背唐诗,他可能会比较抗拒。但通过传统文化与科技的结合提起了兴趣,他会用心找回自己的文化精神。”

页面功能:【推荐】【字体: 】【打印】【收藏】【关闭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服务内容 | 合作方式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1 citure Corporation, 版权所有 中国城市文化网 京ICP备10054343号 投稿信箱:service@citure.net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电话:010-65017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