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城市规划 | 旅游文化 | 节庆会展 | 饮食文化 | 礼仪习俗 | 文化遗产 |文化艺术 | 城市人物 | 城市形象 | 文化交流 | 文化产业
·河北省首家县级24小时智·文艺作品的高度取决于其内·赤水市文化中学开展法制宣·红色文化基地要避免功利化
  中国城市文化网首页 > 城市首页 > 人物访谈 > 正文
熊明:从流浪画家到卢浮宫画师
  中国城市文化网  时间:2017-8-18    www.citure.net  来源:www.citure.net    收藏本页

  中国网8月18日浙江电(文:陈烁)在卢浮宫工作的第五个年头,刚学了一些法语的熊明才读懂了他的门禁卡上的那串法语是什么意思。“我是到最近学了点法语才看懂,哦,原来是卢浮宫工作人员的意思。”他说对卢浮宫终于有了一份归属感。

  作为卢浮宫签约的画师,熊明每年要在那儿画几幅画,“这是一个大师之路培训计划,每天就是画构图,色彩稿,保持创作的强度,最后完成一幅大稿。”熊明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用手简单比划了一下,“大稿,就是70厘米x100厘米的大小。今年突然改成了画速写,不过反正对于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差别。”

  

  作为亚洲第一个被卢浮宫签约的画师,熊明的这段经历,多少带着一些传奇的色彩,每年被卢浮宫签约的画师也不多,加上淘汰率很高,而熊明现在签约的时间是十年,“如果这十年能如约完成,那我可能会是卢浮宫签约最久的画师。”他自嘲:“能呆在卢浮宫那么久,我的优势就是不会法语,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也就没有什么能打扰我的创作。”事实上,熊明卓尔的思维,以及在老外眼里那些富有东方神秘感的元素和西画的表达方式,才是熊明留下来的原因。

  “在卢浮宫画画是什么感觉?”“一个字,爽!对于一个画家而言,没有什么比能边画画边吃穿不愁更棒的事情了。”

  能在卢浮宫画画,刨去那些附加的光环,对于熊明而言,在外流浪十二年,这是一个终于能让自己安心创作的机会,也是对自己曾不被看好的时光一个交代。

  

  熊明出生在江西永兴,17岁在福建当兵,退役后,在杭州的一家搬运公司做司机。一次送货途中,因为修路而绕道南山路,偶遇浙江美院,他把车子停在一旁,驻足在校门口看了一会儿,他问门卫,是不是画画可以考大学?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花了三毛钱买了两张招生简介,小心翼翼地收进包里,“买了两张,怕一张弄丢了,所以特意多买一张。”回忆到这儿的时候,熊明禁不住笑了。

  86年的夏天,熊明辞去高薪的工作,“我告诉母亲我的想法的时候,她沉默了很久,最后她还是同意了,她说不敢拦着我,怕耽误我前程。”

  把工资交了补课费,复习了一年后,熊明考上了浙江美院,考上美院后,除了每天上课画画,熊明业余时间还要打工支付高昂的学费,艰苦的生活不仔细回忆都已经淡忘,印象最深刻的是蚊子最多的夏天,把画板盖在脑袋上才能睡去,“身上怎么咬已经顾不上了,把头盖住就行。”

  熊明的老师,中国著名画家徐芒耀曾评价熊明画的线条与轮廓“具备大师的素质”,现在看熊明的作品,不少以线条作为表现主体,寥寥几笔,便栩栩如生。熊明领悟能力很高,在美院他还师从全山石,全山石对熊明作业的点评,他到现在都还记得,“有一次下雨,我拿两幅画去,全老师问我外面是不是下雨,我说是啊,但你在室内怎么知道?他说你的画淋得干干净净的,我说我用纸包起来的不会打湿,他却说这个颜色很新,你大概刚刚淋过雨,我这才突然反应过来,我的画颜色画鲜艳了。”回忆起老师,熊明不禁挂起了笑容,“还有一次,我画了一个圆球,全老师说,哟,今天给我送个大饼来啊。我就知道问题在哪儿了,自己的画立体感不够。”全老师的幽默语言,熊明的一点就通,每一次交流,都给熊明莫大的收获。

  

  毕业后,在体制内工作了五年,熊明辞职,背起画板去寻找诗与远方。

  第一站就是义乌,给装裱店打工,画装裱里的插图,画一朵花,一个鸟就是一幅画,一幅画给三元,每天画50到70幅。“做这份工作,一是为了生存,而是为了练习手法,我想了解流水线画法是怎么样的。”熊明在这里呆了四个月,晚上就和别的画匠睡在宿舍,“这些画匠,有的可能早上还在种地,锄头一放就过来画画了,有老师带,教你叶子怎么画,花瓣怎么画,速成。”四个月后,熊明成了那里的老大,所有人都尊称他一声师傅,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能成为这样的画画工具,于是离开,跑到了桂林。到了桂林,熊明来到艺术市场,去看别人画画,给人家打工,过了几个月,又成了当地的高手。于是又辗转去了厦门,“后来还去了漳州、莆田、深圳,在上海开过画廊,又去了北京798,在苏州也画了?年,内蒙古也去过,唉,就是瞎折腾嘛。”

  这样有一顿没一顿地流浪了12年,在民间采风,向民间取经,熊明说这是一段“当时说起来会哭,想在说起来会笑”的经历,这12年,熊明把中国民间的欣赏角度、欣赏习惯吃得透透的,为后来的创作打下了基础。一次回到家,儿子问他:“爸爸,你说我高考考美术学校,还是读综合学校?”熊明怔怔地看着儿子,这小子怎么都要考大学了?“你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熊明对他说。

  熊明于是结束了流浪,在白马市场开了一家画廊,生意惨淡,于是几个朋友凑了点钱,在河坊街开店,苦难的时候,他卖一些商品画,勉强维持生计。

  

  2010年的时候熊明参加了西湖艺术博览会,展览的时候,一个老外看中了他的画,“一开始老外旁边没有翻译,我以为他要我的画,我就拿出计算器,打了2000,他说nonono,我就说,那1500,他还说nonono,我就生气了,不卖了。”熊明模仿着当时的语气,“过了一会儿,老外带了个翻译过来,他大概觉得我气没消,和我也保持一定距离,翻译问我,这个画谁画的,我说我画的。然后他说这一系列的别的画还有么,我说有啊,一来二去,我们去了我的画室。老外说,我的画他全都要了。老外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名头听上去怪吓人的,我想我气势不能输,我说,我是中国的梵高!”

  后来熊明才知道,这个老外是意大利美术家联盟主席、意大利北部商会联盟主席杰米瑞•吉利,是这次西湖艺术博览会的邀请嘉宾。

  熊明不知道的是,他的人生在这一刻,出现了不一样的转机。

  

  吉利对熊明的画大为赞赏,他邀请熊明去意大利参展,这次受邀的画家有两个,一个是熊明,另一位是一位巴西画家。巴西画家因负担不起机票,所以并没有去。熊明12年的流浪经历,看遍了人世疾苦,外表虽看上去并不似常年阳春白雪的艺术家那样温雅,内心却更柔软,他提出他来担负这位不曾谋面的画家机票,“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他不去太可惜了,所以我和吉利提出,我来买他的机票。吉利说,并不是主办方无法担负这位画家的费用,但是这是规定,画家必须自己担负自己的机票钱,所以,我也没帮上忙,很可惜。”

  2011年7月,熊明受意大利美术家联盟邀请赴意展出个人作品,他独特的“中国味”油画风格在当地引起很大的反响。杰米瑞•吉利认为,熊明的油画是真正做到了中西结合,他的画展现的是中国文化,采用的却是西方油画的创作手法,使欧洲人能更好更容易理解中国的文化,了解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

  熊明在意大利呆了三个月,回来的时候,他的画都留在了意大利,作为给主办方在意大利期间的报酬。“拿着一堆画去,两手空空的回来了。回来以后,国外宣传力度虽然很大,可是国内也没什么反响,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所以我的画还是卖不出去。”

  吉利告诉熊明,可以去卢浮宫画画。2013年10月,熊明在法国卢浮宫举办画展。期间,法国卢浮宫博物馆与他正式签约,并邀请他参加卢浮宫的“大师之路计划”。签约后,熊明并没有大肆炒作自己,而是把自己封闭起来,认真画画。“我的想法很简单,能解决温饱问题,然后安心画画就行。我从小就是个不被看好的孩子,中年,很长一段时间也算过得坎坷,是画画陪了我这么久,我要成为一个顶级的画家,也许早十年我说这句话,别人都觉得我疯了,我现在说这句话,也会有不同的声音。我不会去听,我只要认真钻研,做得更好。“


页面功能:【推荐】【字体: 】【打印】【收藏】【关闭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服务内容 | 合作方式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1 citure Corporation, 版权所有 中国城市文化网 京ICP备10054343号 投稿信箱:service@citure.net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电话:010-65017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