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城市规划 | 旅游文化 | 节庆会展 | 饮食文化 | 礼仪习俗 | 文化遗产 |文化艺术 | 城市人物 | 城市形象 | 文化交流 | 文化产业
·如铁雄关道 带着总书记指·游学绍兴浸染书香气—首届·"笔墨心迹"蒋金岳学艺3·《恐龙旅社》斩获第七届“
  中国城市文化网首页 > 文化遗产 > 文化典藏 > 正文
六朝文化精神与艺术形式浅析
  中国城市文化网  时间:2018-3-15 16:50:25    www.citure.net  来源:中国城市文化网    收藏本页
  南京六朝博物馆“六朝风采”展厅,六朝风物跨越时空。东吴、东晋、 宋、齐、梁、陈六个朝代合称“六朝”,六朝时期建都南京,南京因此习称“六朝古都”。想一睹六朝风采,速来读东方文化周刊!

  瓦当

  六朝瓦当


  瓦当为灰陶质,瓦当正面为一个浅浮雕的人面图案,眉、眼、鼻、面颊、口、胡须俱全, 生动形象。人面纹瓦当在国内其他地区出土较少,极具特色。


  “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争先非吾事,静照在忘求。”“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这些代表着六朝人情浪漫、自然迤逦,精神自由、江山兴亡的诗句不停地将六朝魅力向后人娓娓道来,如歌如泣,又似如影随形。


  六朝的故事被千万后人所吟唱、赞颂、书写,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六朝的精神是每个时代的人都向往的。对个人思想的解放,对外物的淡泊,对真情的流露……这些对生命本真的追求注定不会只属于一个时代,因此六朝的光芒也就注定不会因为朝代的衰亡而幻灭。


  “汉末魏晋六朝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社会上最苦痛的时代, 然而却是精神史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因此也就是最富有艺术精神的一个时代。


  王羲之父子的字,顾恺之和陆探微的画,戴逵和戴颙的雕塑,嵇康的广陵散,曹植、阮籍、陶潜、谢灵运、鲍照、谢朓的诗,郦道元、杨衒之的写景文,云冈、龙门壮伟的造像,洛阳和南朝宏丽的寺院,无不是前无古人,奠定了后代文学艺术的根基与趋向。”


  如果说西方的文艺复兴开启了西方艺术的新时代,那魏晋南北朝就是中国的“文艺复兴”时期,它开启了集哲学性、精神性、人性于一体的艺术美学,成为中国很多艺术种类的源头,在艺术的探索上不仅是前无古人,很多艺术成就到现在也是令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在本文中我将从六朝精神文化、六朝人物品藻和六朝艺术成就三部分来反映六朝的历史魅力。


  六朝的精神文化


  六朝从地理上讲是指从东吴开始建都建康(今南京),包括东晋、南北朝的宋齐梁陈的六朝,但如果从时间来讲六朝时期是指自三国时起到陈灭亡的这段时间,不仅仅指以建康为都城的六个朝代,有更为广泛的指代,但是无论从哪个定义来说,那个时代的精神都是相同的。


  六朝时期经济、政治、军事、宗教整 个意识形态都与之前的秦汉系统不一样,地方势力割据,个体拥有土地,各自为政,这种地方分裂的局面导致了两汉时期繁琐的、理想化的伦理儒学经典开始崩溃、瓦解,被“独尊儒术”所压制的其他各家开始被人们重新研究,各方在没有皇权介入的环境中各抒己见,争辩论述,“一种真正思辨的、理性的‘纯’哲学产生了,一种真正抒情的、感性的‘纯’文艺产生了,这两者构成中国思想史上的一个飞跃。”


  绘画


  顾恺之《女史箴图》摹本局部


  人个体自觉意识的苏醒是六朝思想的核心,摆脱了两汉时期儒学神论的思想控制, 开始追求具有思辨的意识观念,形成了代表着六朝精神文化的“魏晋玄学”。


  魏晋玄学从本质上讲是继承了老庄思想的传统,用嵇康的诗来形容:“托好老庄,贱物贵生,志在守朴, 养素全真。”表明了玄学对道家思想本真、朴素的继 承,其独特的精神主要表现在其对个体意识的重视,对自由精神的崇尚,对人性狂傲的理解,玄学精神归根结底还是要回归人身,对人本质的探索。


  由于对人性的解放,人们开始认识到自己的价值,在《世说新语》中记载道:桓公少与殷侯齐名,常有竞心。桓问殷:“卿何如我?”殷曰:“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一句“宁作我”表达了殷浩那种对自我的肯定,他无畏惧于桓温的官位、权势,直接大胆地表露自己的价值, 这是魏晋风度那种任性、洒脱、超乎物外、个体意识觉醒的时代精神的体现。


  陶艺


  六朝工艺陶器


  冯友兰先生在《中国哲学简史》中说:“汉人风度是庄严、雄伟,晋人风度是方达、文雅。”“方达”“文雅”是指道家传统浪漫主义色彩的延续,感性表露,真情处世,自由的精神,是六朝人所追求的。之所以形成这样超然的性情,也是因为受到玄学精神的影响。


  魏晋之际,王朝时代更换,篡位、谋反的战争一触即发,文人士大夫怕被卷进政治的风波中便开始隐蔽山林以独善其身,通过谈玄论理、 寄情山水去忘记世事纷扰。玄学对自然的归属使文人们找到精神上的寄托,放下自己内心的矛盾,追求自由的精神。


  石刻


  谢鲲墓志(南京中华门外戚家山谢鲲墓出土)


  但是有识之士面对破裂不堪的江山时仍是在内心产生极大的矛盾,空有满腹经纶,却也只能在这深林之中隐身避世,在灵与肉的冲突面前,他们只好将自己麻痹在酒精与药物之中,昏昏度日,在现在记录的很多关于六朝的文字中我们都能看到那时的人对于酒的痴迷。


  刘伶、阮咸与当时的阮籍、嵇康、向秀、王戎、山涛被称为竹林七贤,他们其中有人的身份还是出于贵门, 但为不与世同流合污,也归隐山林,时常喝得酩酊大醉或服食“五石散”来麻痹自己也不愿玷污内心高洁的灵魂,潇洒不群、狂傲不羁、追求自由是玄学精神的内涵。


  六朝的人物佚事


  六朝的精神是体现在六朝的人身上的,六朝人的故事是一个代的缩影,也是一个时代文化的呈现,到今天我们走在曾为六朝古都的南京,也能够时常听到老人们讲着动听的故事,走到石刻前,逛到秦淮边,游到乌衣巷,踱进灵谷寺,时时刻刻都能看到六朝的痕迹,听到六朝的声音,这种弥漫在南京城的文化氤氲,就是那个时代的人留给后世所津津乐道的故事。


  南京的夫子庙现在已经是一片景区,每天各类游客络绎不绝,但是在魏晋时期,在它还未成为夫子庙之前就是比较有名的名人聚居地。“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因着刘禹锡的诗一直名传至今的乌衣巷便是东晋时期世家大族王导和谢安的旧居。


  王谢家族在东晋时期可谓达到了“山阴路上桂花初,王谢风流满晋书”的盛况,东晋王朝能够在南京得以立足,离不开当时世家大族的支持,琅琊王氏便是当时最赫赫有名的大族,为东晋王朝的稳定贡献了极大的力量,因此王氏家族在东晋的地位是与皇族地位一样尊贵的。


  书法


  王羲之《奉橘帖》


  当时有一个故事便是晋元帝司马睿邀请王导“升御床共坐”,接受朝臣的礼拜, 虽然这个举动是晋元帝对王导的试探与警告,但也足以见得王导在当时的地位可以算得上“功高震主”,可见那时的荣盛至极。后来王家又出了像王羲之、王献之这样的书法大家,文化地位可见一斑。


  同样谢安的谢氏家族也是位高权重,到现在还被传颂的以少胜多的淝水之战就是谢安指挥作战取得胜利的,南朝的谢灵运、谢朓也都是出自谢氏一族。王谢两家在六朝的地位无可替代,但是现在一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让这一切都成为了昨日旧事,再多的辉煌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成为一堂空寂,好不令人扼腕叹息,世代更换却又为谁而格外留情过呢?


  说到王氏家族,就免不了提到爱鹅成性的王羲之,在现在夫子庙的乌衣巷王谢古居的来燕堂中还摆了一尊王羲之的雕塑,在墙外的边角处还有一块石碑,上面刻了曾经王羲之一笔写出的“鹅”,据说这个字是王羲之花了颇多心思才写出来的,他为了能够熟悉鹅的习性,自己亲自养鹅,还有“以经换鹅” 的典故。


  书法


  王羲之《乐毅论》


  李白写过一句诗特来打趣“山阴道士如相见, 应写《黄庭》换白鹅”,这王羲之爱鹅确实不假,但却不是为了玩乐,而是为钻研书法之道,清代著名书法家包世臣在《艺舟双楫》中记载:“其要在执笔。食指需高钩,大指加食指、中指之间,使食指如鹅头昂屈者;加指内钩,小指贴无名指外距,如两掌拨水者。故右军爱鹅,玩其两掌行水之势也。”


  六朝山水诗以自然山水为材,而王羲之书法也从生活中得道,可见六朝人对自然、生活的热爱是他们的创作之源。


  在王谢旧居内部的一面墙壁上还有一幅长六米、宽一米多的砖印壁画,这是一幅关于魏晋人物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的欢宴图,根据画像砖的原貌复制上去的,画中人物皆是席地而坐,着宽衣大袍,清高孤傲,各有姿态,个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书法


  王羲之《远宦帖》


  嵇康那“目送归鸿,手挥五弦”状不由得让人忆起那有幸知而无幸赏的《广陵散》,嵇康在写了两封绝交书之后招来了杀身之祸,他在刑场却依然清高孤傲,手挥五弦, 乐声大作,声声摄人心魄,《晋书》载:“康顾视日影,索琴弹之,曰:‘广陵散于今日绝矣!’”那份在刑场依然保持面无惧色的淡定,依然度生死之外索琴弹之的超然,也是将魏晋风度显现于外。


  仅仅一个乌衣巷王谢故居从里到外走一遍都有讲不尽的魏晋风流,一个南京,一个时代又有多少 故事还等着我们去听,数不尽的历史往事,是浓缩了的六朝芳华。


  六朝的艺术成就


  艺术是人精神感性的体现,一个时代的艺术发展也能够反映当时的精神气象。六朝精神开放、自由,也是艺术繁荣发展的时期。六朝是中国艺术走向专业化的时代,也是艺术种类多元化的时期,在艺术领域也是人才辈出,并开始有专业的画家出现。


  比如东吴的曹不兴就是历史上第一个被记载的画家, 也被后人称为“佛画之祖”,在当时的声誉很高。“孙权使画屏风,误落笔点素,因就成蝇状,权疑其真, 以手弹之。”曹不兴能够点墨成蝇,可见其技法之高超。


  在曹之后,卫协、顾恺之、陆探微、张僧繇等人都被美术史记录在册,对后世的绘画艺术作出很大的贡献。在那个时代的艺术家大都有师承关系, 但是他们的画却各有特色,同样是画人物,也会有“张(僧繇)得其肉,陆(探微)得其骨,顾(恺之)得 其神”的区别,这也是与当时追求自我个性的时代风气有关。


  绘画


  萧绎《职贡图》局部


  在艺术理论方面最重要的贡献便是谢赫的“六法”,为中国画的发展定下了一套完整的标准体系, 后代画家、理论家始终把六法作为定位绘画高低的品评标准,宋代郭若虚评价说:“六法精论,万古不移。”(《图画见闻志》)可见其地位之高。


  直到现在, 六法也是贯彻到艺术家的创作中的,它是中国最有影响力并且最持久的一个绘画理论原则。六朝顾恺之的《论画》《魏晋胜流画赞》《画云台山记》都对后世的绘画产生很大的影响,对绘画具体的形神关 系以及绘画技法做了细致、深入的讲解。其中《画云台山记》对后世山水画的出现提供了重要的理论范本,意义重大。


  六朝艺术除了在绘画上有很大的突破,在砖石艺术上也有突出的成就。“六朝的石雕按照社会功能来划分,可以分为陵墓地面石雕、地下石刻等。


  石刻


  错版竹林七贤


  陵墓地上石雕主要是古代六朝王侯在陵墓地上修置的神兽、神道石碑等物象,如狮子造型的麒麟、辟邪、天禄、神道柱等,比如南京北象山的狮子冲的陈文帝陈蒨墓,左右麒麟均采用有角的狮子造型。”


  地下石刻主要是以墓葬形式,在墓室的墙壁以及棺壁上 雕刻的浮雕,南朝的砖刻画《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就是其中的代表。


  六朝的艺术如百花齐放一般,可论述一二的远不止如此,建筑、雕塑、工艺美术都有了很大的发展,艺术面貌得以丰富,但是六朝美术带来的最大的转折就是使绘画的地位大大提高,自六朝之后,绘画成为主要的美术形式,绘画开始有了独立的审美意识以及品评系统,日趋完善。


  六朝的玄学精神为艺术的多元化发展提供了哲学性的引导,对个性的追求使魏晋南北朝的艺术呈现一种欣欣向荣的新象,中国传统艺术的长河也由此开始。


页面功能:【推荐】【字体: 】【打印】【收藏】【关闭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服务内容 | 合作方式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1 citure Corporation, 版权所有 中国城市文化网 京ICP备10054343号
投稿信箱:service@citure.netyingran0729@sohu.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电话:010-65017047